四川這種特有植物升格為“極危” 瀘州有繁育基地

來源: 
川報觀察

  近日,世界自然聯盟(IUCN)正式宣布,綜合物種生存情況和趨勢,決定自今年起,五小葉槭正式從瀕危“升格”為“極危”。

  五小葉槭,分布于雅礱江流域的四川特有種。其首次出現在科學界的視野中,是1929年。當時,奧地利博物學家約瑟夫·洛克在木里縣發現并引種到國外。1931年,由德國科學家迪爾斯命名。

  目前已知,五小葉槭主要分布在海拔2200米至3000米的河谷地帶,其野外種群數量僅500株左右。

  五小葉槭具辨識度的是它的葉子。每到秋天,外形類似于楓樹葉、但更細更長的五小葉槭樹葉就會變色。變色規律是,先由綠色變成黃色,最后變成金紅色。也正是如此,五小葉槭被廣泛引種至各地栽培,被譽為世界上最具觀賞價值的兩種槭樹之一。在國內,其與珙桐(鴿子樹)齊名。

  歷史上,五小葉槭一度被人懷疑是否存在,或者已經滅絕。自1929年被發現后,五小葉槭曾在人類的視野中消失過一段時間。在科學界,一種植物或動物在一段時間內沒有野生種群現身,就被認為滅絕。據此,當時學界認為五小葉槭“就像秋天時它美麗的葉子一樣,轉瞬即逝。”直到1982年,中科院成都生物所的野外科考組才讓它重回人們的視野。當時,科考組在甘孜州九龍縣雅礱江支流九龍河流域,再次發現了五小葉槭的野生種群。

  延伸閱讀>>>

  問路“植物大熊貓”

  五小葉槭受威脅程度“升級”的前后

 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(IUCN)“升級”調整,讓原本默默無聞的五小葉槭,成為各方關注焦點。于此同時,五小葉槭又亮相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園藝博覽會。

  實際上,作為四川特有物種,雅礱江流域的幾處分布地已是五小葉槭最后的家園。據調查,它的野外種群僅余500株左右。也因為珍稀,它也被稱為“植物大熊貓”。

  為何被“升級”,今后又該如何讓其脫離危險境地?帶著疑問,記者第一時間走訪了說出省內外專家和業務主管部門。

  為何“升級”?

  野生種群雖穩定,但棲息地割裂且沒有明顯擴張

  與五小葉槭打交道多年的四川省林科院副研究員馬文寶介紹,五小葉槭所以極危,其自身相對低下的繁育能力是原因之一。

  五小葉槭原生地環境和它的種子、幼苗需要的生存環境之間相互矛盾。如,雅礱江河谷地帶屬于干熱河谷氣候,土壤薄、蒸發量大。但其種子萌發需要濕潤的環境和厚實的土層。

  但為何今年被“升級”?“首先,這是一個學術性結論,是按照ICUN的評價體系產生的。”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野保處副調研員隆庭倫介紹,每年,IUCN都會發布《紅色名錄》。這本名錄,也是世界上公認的評定物種受威脅程度的“指向標”。其評定物種受威脅程度的標準,是依據物種的生存現狀、保護力度和未來趨勢等各方因素來評定的。

  換言之,種群的多寡并不是唯一標準。例如,早在2016年,大熊貓就被IUCN的《紅色名錄》從“瀕危”降級為“易危”。而野生大熊貓種群數量,也沒有脫離危險境地。

  據了解,在IUCN的評定標準中,一個物種只要出現以下幾類情況中任意一個,即可認定為極危。這些情況包括:過去十年內,物種減少九成以上;棲息地或分布區的面積、質量在衰退;外來物種或環境污染讓其受到不利影響;物種的分布區少于100平方公里,棲息地嚴重分割或者已知只有一個地點,且沒有明顯擴張跡象等。

  “經證實,五小葉槭的之所以進入‘極危’行列,是因為最后一項。”四川省林業和草原局相關負責人坦言,近年來,受氣候變暖等影響,五小葉槭野生種群棲息地雖沒有明顯衰退,但也沒有明顯擴張,且仍處于分割狀態。

  如何“脫危”?

  設立保護地、納入保護名錄、實施人工繁育和野外回遷,五小葉槭的未來仍然可期

  “保護物種方式有很多。但重中之重,在于保護它所賴以繁衍的棲息地。”中科院成都生物所相關專家認為認為,當務之急是提升五小葉槭已有棲息地的保護等級、強化保護力度,在此基礎上,保護其賴以生存的棲息地生態系統。

  此前,在發現五小葉槭的棲息地后,各地均不同程度采取了封禁保護等措施。“但這些還不夠,可以考慮把它們的棲息地就地建立起保護區,納入保護地管理范疇。”四川省林科院相關專家建議,應從全局考慮,把保護范圍擴大至五小葉槭的伴生物種、棲息地周邊區域,“周邊區域有可能是潛在棲息地,保護的好,它就能把自己家‘擴大’。”

  其次是從法律層面完善保護。“重點是讓保護者有據可循。”前述省林業和草原局相關負責人注意到,五小葉槭并未納入現行國家重點保護植物名錄。這意味著在申請其科研、保護經費乃至相關領域執法均缺乏法律支撐。

  “希望能有一個動態性的重點保護植物名錄,根據實際情況增減物種。”前述負責人建議,從可操作層面而言,不妨先從省級層面建立動態名錄,把五小葉槭這個植物保護的“滄海遺珠”納入其中。據了解,2016年,四川省將五小葉槭納入極小種群植物搶救名錄中,目前相關科研保護工作,均據此展開。

  最后,是著手對物種本身的研究,實現人工繁育和遷地保護。

  “已經有部分成果了。”馬文寶介紹,2013年前后,他和同事從異地移栽樹苗開始嘗試五小葉槭的人工繁育。目前,我省已在甘孜、瀘州等地建立起多個五小葉槭種苗繁育基地。經過6年左右探索,其種苗發芽率已從試驗階段的不足20%提升至50%以上,儲備人工種苗3萬多株。而在多年人工繁育的基礎上,四川省林科院科研團隊已經編制了四川省地方標準《五小葉槭播種育苗技術規程》。

  人工繁育的成功,也在催生一個問題:人工繁育成功后,五小葉槭是否能回遷野外?

  “我們已經嘗試了。”馬文寶透露,去年,我省在雅安、甘孜局部開始野外回遷實驗。而參照大熊貓、峨眉擬單性木蘭等瀕危物種成功案例,五小葉槭的種群復壯值得期待。